我饿的能吞下一头象
http://www.syd.com.cn   来源:新浪女性 2018-06-20 17:17
分享到:
更多

  当时这个故事对我启发很大,我发现我就是这种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匮乏感,除了对食物的这种感觉外,还有另外一种更强烈的未满足的感觉就是玩耍,我总觉得没玩好,总想玩,总想玩,特别想玩。

  这要从的我的经历来讲,我一贯的模式就是,工作之后每过一阵儿我都会休息一段时间,上班,离职,玩;再上班,再离职,再玩,一直这样反复。只要我有了一点点积蓄,我就不上班了,开始玩耍。眼瞅着没钱吃饭了,再找工作上班,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没玩好,没玩够。我想玩是某个具体的活动吗?也不是。我就只想无所事事,闲呆着,瞎逛着,处于那种完全自由的,自主的好像没有边界的一种自由中一样,总觉得还不够,总觉得还没够。

  最近一段时间这种感觉又很明显,每天早上起床后,心中万般无奈,强烈地想玩,不想去上班,可是明明一切都没问题,自己的状态没问题,环境也没问题,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强烈的不想上班,就想玩?我忍不住想,正常情况下到底是怎样的?人具有社会属性,像我这样的成年人不是应该喜欢在社会中通过开展一系列的活动,来表达自己,体现自己的存在和价值吗?

  理论上我觉得人成长到一定阶段后,人应该是喜欢工作的。不喜欢工作我觉得很可能是因为外在的一些东西导致的,而喜欢工作就应该像人的成长一样,当一个婴儿成长到一定阶段之后,就会想爬,当学会爬一段时间后,他会想去学习走,他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逐渐社会化,工作是社会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难道不是应该很享受工作吗?为什么我每天都想玩儿?

  之后的一天,我又跟这个朋友聊天,我问她,我到底要怎么办?怎么解决我这个问题,我真的每天太想玩儿了,这让我太烦恼了。朋友跟我说,可能你还是要去看这个想玩的部分,去关照这部分。当时我正坐在她对面写东西,我立马闭上眼睛,去感受我那种强烈地想玩的状态,我发现我的胸腔部位非常的起伏不定,类似于一种紧张、兴奋、激动的状态。

  我什么都没有想,一直去感受自己的身体,过了一段时间感觉慢慢放松下来,然后听到我身体内部一种非常强烈的声音:我不想上班,我不想上班,我就想玩儿,就想玩儿,我不断去回应这个声音,告诉她,嗯,我听到了,我知道了,知道你不想上班,知道你很想玩。

  有时候我陪她坐着,她不停跟我说她不想上班,想玩儿,我回应她,嗯,我知道,我听到了,知道你不想上班,想玩儿。有时候我带她出去逛逛,大街上,山里,大海边,很多地方,我陪着她一起,我们玩得很开心,但她几乎不停地在回头跟我说,我不想上班,我想玩儿,我总是一遍遍回应她,嗯,我听到了,我明白你,我知道你很不想上班,很想玩儿。

固执

  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体会到自己“不想”和“想”的那部分,其实从小到大,我很少表达过我“不想”“不喜欢”什么以及我“想”和“喜欢”什么,我的感受是无足轻重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我妈妈的妈妈,一直在照顾她的情绪和感受,全心全意满足和讨好她。也许过早地承担妈妈的一些情绪让我在孩童阶段该获得的乐趣没有得到,想玩没有玩成的渴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在身体内保留下来,形成一种固着。

  这种固着就像那个需要吃90个馒头的感觉一样,怎么都不够。我陪着那部分我来了一次玩耍之旅,只是纯粹地陪着她,没有评判,没有“应该”“不应该”,只是看到,并去陪伴。而在之前我总是充满了评判,一部分我总是对另一部分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没办法呀,你得去上班啊,你不上班怎么办?现在我不再跟另一个自己进行这样一场争论,我只是停留片刻,去看看那部分自己,看看没有满足的那部分,只是全然看到,我能感觉到内心那份纠结在融化,也许这才是一场踏春之旅。

编辑:pd16
相关新闻:
沈阳网技术中心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