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我们当年
http://www.syd.com.cn   来源:新浪女性 2018-06-12 15:23
分享到:
更多

  一段感情的衰败,往往从无话可说开始。

  我们是如何从无话不说,到了相对无言的呢?

  因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这句话非常好地说明了婚姻和爱情的关系。爱情负责幻想,婚姻负责哀悼。

  幻想什么?哀悼什么?

  幻想的是:我解决不了的,你来解决。

  哀悼的是:我解决不了的,你也解决不了,那我们一起互相帮助着解决吧。

  我们解决不了什么?

  那些内心深处的哀伤。

  1

  三个词,洞悉你的一生

  爱情让人狂喜,原因就是,它可以让我们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最想要的人生。

  但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一切都是肥皂泡。

  而肥皂泡,注定是要破灭的。

  如果你听过我的《内在小孩系列课程第一阶》就应该知道一个重要的概念:真我层→脆弱层→保护层。

  理解了这三个概念,你大概就了解了人到底是咋回事,我们到底为什么而活着。

  当我们遇到老虎,遭遇地震,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往往脱口而出的,就是哭爹喊娘。

  但那时就算爹娘在场,也救不了我们。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喊?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害怕置身于“三无”的世界里。所谓“三无”就是无助感,无望感,无力感。

  简单来说,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态,你看discovery探索频道里,非洲草原上,狮子捕猎羚羊的画面了吗?当狮子的牙齿戳进羚羊的脖颈,那一刻羚羊的心情,就是这“三无”的状态。

  你无法抵抗伤害的入侵,也无人可助,所有创伤的元素就是两点:无法抵抗+无人陪伴。

  在灾难到来的时候,人们都会退化为婴儿。因为只有在婴儿时期,才可以得到父母的保护和陪伴,所以我们会让自己的心智退回到原初,这样,就不必面对如此残酷的绝境了。

  这样的绝境,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但其发生的频率和次数以及严重程度,导致了我们三观的巨大差异。

  比如一个男孩,因为被官二代同学欺负狠了,在“自卫反击”时,划伤了同学的手臂,老师偏袒官二代,把责任完全推到这个男孩身上,叫他找家长准备后续事宜。这个男孩发现,回家的路是如此漫长。

  等待他的是父母怒瞪的眼睛和身上无数的淤青,那一刻,他就是待宰的羔羊。

  有人认为一个人是一种宁静的享受,有人认为一个人是难熬的孤独。

  这取决于在他过去的人生经历中,在一个人的时候,曾经遭遇过什么。如果你发现自己时时置身于狼群,那么你就一直都生活在“三无”的孤独世界里。

  2

  最可怕的不是痛苦,而是你不再相信

  所以,我们的人生主题必须要为应对这种“三无创伤”提供答案。

  一般来说,我们通常的策略有两种。

  1、加强自我,

  2、加强关系。

  这个小男孩可以这样想:我现在被动挨打,是因为我力气太小,我没有能力养活自己,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让所有人都不敢欺负我!只许我欺负别人,不许别人欺负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看着吧,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也可以这样想:我挨打是因为我不太会来事儿,如果我能和老师搞好关系,如果我能让我爸妈觉得有面子,觉得我乖、听话,那么他们当然就不会打我了!

  前者就是靠增强自己的力量,让自己摆脱“三无”的世界。

  后者是靠加强和别人的关系,让自己活在远离“三无”的天堂。

  我们保护层的厚与薄,与我们小时候的生存环境是否恶劣密切相关,如果环境非常恶劣,我们的保护层就格外厚,如果环境相对友好,保护层就薄一些,我们就可以有选择地袒露自己的脆弱,发展另外一个自我层——“疗愈层”。

  所谓疗愈层,是真实地展现自己的脆弱,相信自己可以在三无状态中存活下去的三观。

  你的疗愈层是否强大,就看你是否有“灾难化”思维。

保护层

  契科夫曾写过一个小说,主人公在剧场上遇到上司,因为他没有及时打招呼,回家以后后悔不迭,开始胡思乱想,害怕领导因此记恨,会给他穿小鞋,最后郁郁而终。

  他为什么如此恐惧?

  他的保护层如此的发达,过度的预警系统,则让他整个人无法应对一点点儿的失控。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会对他友好,更不相信自己可以成功地幸存。

  很多女人相信过了30岁,自己就是地摊货;离婚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很多男人相信,事业失败了,自己就该去死;床上不行,就不能苟活。

  这些灾难化的想象后面,都有巨大的“数据库”支撑着他们的这种“三无三观”:他们一次次的呼救,换来一次次更深的伤害和更残酷的落井下石;他们一次次的努力都被一次次挫败,然后他看到身边的很多人就像是诺曼底登陆的战士一样,在机枪的扫射下,像被割麦子一样倒下。

  他们有什么理由相信,自己可以幸存下去?

  于是他们就越发地让自己藏身于“保护层”,试图闭上眼,不去解决问题,只去预防问题,以此来防止自己的脆弱暴露在不友好的环境中,让自己再次重归“三无世界”。

  3

  你拼死拼活想要的,其实是你最不想要的

  只是,这样过,真的好吗?

  对于这两种保护层,我们简称这两种人为自大者和自卑者吧。

  自大者会忙于做各种强大自身的事情,比如成为学霸,成为事业上的强人,成为让所有人都肃然起敬的“超人”。他通过不断发展壮大自己,来回避这种三无的状态。但长期逗留在保护层,也有一个弊病,那就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什么意思?

  一个人就算拥有了世界上所有的金钱,成为最强的成功者,鲜花掌声和欢呼声围绕身边,他内心也会有一个问题,成为他幸福感的唯一罩门:你们的到来,不过是因为我有实力,如果我没有实力呢,你们还会这么爱我吗?

  这就是人生的悖论:你拼死拼活地想要的,其实是你最不想要的。

  一个考试99.5分的学霸,会因为0.5分而被爸爸吊着打,他最想要的是100分吗?

  100分只是让他能活下来,而他真正想要的是,他爸爸不会因为成绩的不同,而对他有如此巨大的反差对待,他想要的,其实只是无条件的爱。

  自卑者呢?

  她们忙于营造各种关系,搞定身边所有的人,努力维系婚姻,但就算让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她,她也无法抵御内心的一句话:

  如果我不戴上这些面具,展现真实的自己,你们还会喜欢我吗?我想要的,不是总让别人爽,我也想很强大地活着,无所顾忌地活着。

  自大者最想要的,其实是可以脆弱而被接纳地活着,但也是他最不想要的。

  自卑者最想要的,是可以强大而被接纳地活着,但也是她最不敢要的。

  4

  我们的任务,就是让自己原形毕露

  自大者往往会和自卑者彼此吸引。

  因为自大者可以从自卑者那里得到非常多的接纳,自卑者往往可以从自大者那里得到很多强大的感觉。

  于是他们凶猛而热烈地相爱了,但他们爱的不是真实的彼此,而是自己故事中的男/女主角。

  自大者希望自己的女主角,可以永远地接纳他,永远赞美他,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好的。

  自卑者希望自己的男主角,可以永远地强大,永远地保护她,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好的。

  他们会努力地扮演各自的角色,直到他们无法演下去为止。

  因为人和人不可能没有矛盾冲突,但所有“保护层”的游戏,都是想要避开冲突,远离矛盾,他们不能进入冲突的世界,一旦进入冲突,就有可能让他们的脆弱层暴露,而三无的危机就会爆发,从此就进入到灾难化的世界。

  所以你可以听到有人这样说:

  我们生完孩子就一直分房睡了,我和孩子一起,他一个人。

  我们已经有十年没有性生活了,因为他工作很忙,回家的时候,我和孩子已经睡了,上班又早,我醒来前,他已经走了,我们几乎一天都碰不到面。

  平时,我跟他说什么,都是“一个字主义”,嗯、啊、好……

  也许,这就是婚姻?也许,爱情什么的,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玩的,现在我们都是亲人了,就不提这些肉麻的东西了?

  但如果你多问两句,就会发现,他们一定有过争吵,一定有过冲突,他们的幻想一定破灭过,他们的脆弱层一定暴露无遗。

  男人失去了女人的崇拜,恐慌不已;女人面临失去关系的危险,小心翼翼。他们无比渴望揭开面纱,但又对此不知所措。

  男人说,有些事情,你不提,它就可以过去。

  女人说,有些事儿,我不提,它就永远过不去。

  男人说,你老提,说明你对我的嫌弃。

  女人说,你不让提,说明你心虚。

  多少关系,都徘徊在“保护层”,无法面对真实的关系。

真实的关系

  我们总希望对方扮演故事中的角色,但却那么害怕面对自己。

编辑:pd16
相关新闻:
沈阳网技术中心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