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陪你走完一生
http://www.syd.com.cn   来源:新浪女性 2018-05-02 17:01
分享到:
更多

  1、

  我活着到底是为了谁?

  《爱乐之城》为什么成为奥斯卡奖大赢家?

  如果没有电影最后十分钟的结局,这就是一个爆米花励志电影,不值一提。

  故事情节简单到可以一言以蔽之:两个北漂男女在京城追梦,潦倒,相遇,误解,相爱,最终各自实现了梦想,而却相逢如路人,只有彼此的眼神无法欺骗。

爱情

  虽然故事讲的是爱情,但真正的看点,其实是梦想vs现实。

  一个比较俗气的电影结局,会让梦想和现实结婚,但一部有追求的电影结局,则会让梦想和现实若即若离。

  讲到这里,先要提一个最近大火的日剧《四重奏》,里面提到一个寓言故事:蚂蚁是现实主义者,早早为冬天储备粮食。蟋蟀则活在梦想中,夏天尽情歌唱,而到了秋天就傻眼,老无所依。

  人的一生,都要完成这样一个命题:你到底为何而活?

  像蚂蚁一样,永远都兢兢业业,拥有一世的安稳,却毫无生趣?

  还是像蟋蟀一样,永远都醉生梦死,如夸父追日,却死无葬身之地?

  春节回家,就有很多蚂蚁在问:啥时候结婚啊?啥时候生孩子啊?别在北京混了,在老家给你找个公务员的工作,隔壁家老张的闺女现在银行工作,孩子都生出来了……

  蚂蚁是物质层面的富人,精神层面的穷人;蟋蟀是物质层面的穷人,精神层面的富人。

  蚂蚁最怕的,就是空虚感,无价值感;蟋蟀最怕的,就是无尽的挫败感,和绝望感。

  就像你在一个洞里,如果你探出头来,就会有无数大刀砍过来,让你身首异处;可如果躲在洞里,却会让你憋死。

  你是愿意被砍死,还是愿意被憋死?

  BE OR NOT TO BE?这似乎就是一个悖论。

  比如电影中的男女。男生追求已经过时的老派爵士乐,逆潮流而动,其结果自然是处处受挫,家徒四壁。

  而女生则试图和一群网红脸拼杀,忍受一次次试镜官的羞辱。

  挫败多了,他们自然就会有一个疑问:我真的适合去追梦吗?它到底是一个理想,还是白日梦?我是在浪费青春吗?

  那么让我们做蚂蚁吧!

  女主谈了一个非常“适合做老公”的男友,听着他寡淡无聊谈着电器和酒店装潢的话题,几乎要疯掉,于是她二话不说,起身离座,奔向不靠谱的蟋蟀人生。

  这就是蚂蚁要承受的代价——迟早有一天,你会问自己:我他妈活着到底是为了谁?

  2、

  我们都在刷新自己的存在感

  什么时候我们会扪心自问呢?往往是在青春期危机、中年危机或老年危机的时候。

  所谓中年危机,就是蚂蚁和蟋蟀走投无路的时候。

  蚂蚁女人A:为孩子、为老公、为公婆,牺牲事业、身材和青春,活得跟只狗一样,结果老公的事业发达了,找了个小三儿说他要寻找自我去了。

  此时,蚂蚁女人A傻眼了:我忙了这半辈子,就是为了今天的鸡飞蛋打?

  于是崩溃了。

  蟋蟀男人B:身边朋友都有了上市公司了,自己的公司却要老婆倒贴钱,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就差卖身了,可公司还是半死不活,最后被人骗了钱,欠了一屁股债。彻底玩完。

  蚂蚁A说,放弃了那么优秀的男人,找个老实丑男,委身下嫁,就是因为怕出轨,结果……

  蟋蟀B说,这辈子苦心经营,终于消停,可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人生的危机,往往发生在我们原来一直玩的很熟的游戏,竟然玩不下去的时候。

  那么我们一般会玩什么样的游戏呢?两种。

  正认同vs反认同

  正认同:

坚持

  比如女主,她为什么能一直坚持毫无胜算的面试,做明星梦?

  因为明星之梦,不光是她的梦想,更是她的姑妈的旧梦。她最重要的亲人就是姑妈,她们最重要的连接,就是一起看电影,在玩耍中一起扮演电影中的角色,电影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天堂,装满了姑妈的爱。

  姑妈也曾做过明星梦,只是最后还是乖乖地变成了蚂蚁,所以她会有意无意把梦想输入到女主的世界中去,成为女主的重要主题——我要永远生活在和姑妈在一起,实现她的愿望,就可以永远彼此融合在一起。

  反认同:

态度

  男主呢?

  关于他的家庭,我们知之甚少,但从姐姐的态度能看到,他的原生家庭是蚂蚁世家,往往一个家庭里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孩子,他们可能就会承载父母分裂世界的碎片。

  比如父母往往会把蚂蚁角色安排在老大这里,而把蟋蟀的角色让老小来承担。

  于是我们的家庭就会出现“忠臣”和“逆子”这两个形象。

  我们会把在社会上好好存在下去的忧患意识放在老大那里;会把追求自由,追求自我的人生主题放在老二的思想深处。

  而我们,都是父母工厂的产品,一生,都要为父母预定的人生主题而奔忙。

  父母可能对老大严加管教,每当老大符合社会规范,就会得到肯定;而老小则会享受百般溺爱,不断得到父母的怂恿,感觉到父母对他追求自我的各种行为各种点赞。

  而孩子一生都要追求父母眼中的闪光,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哪里有火光就会往哪里走。

  就像是孙悟空一样,他以为自己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但其实一辈子都在佛祖的手掌心。

  那个手掌心是什么?就是自己的存在感。

  我们一生忙碌,所为何来?无非是一些人性存在的体验。

  人性是什么?

  曾有一个电影,描述了一个灵魂中转站,如果我们能把生前最想永存的场景(灵魂中转站里存有全地球人一生的录影带——超级庞大的数据库)收集下来,重新拍摄成一个小电影,在放电影的瞬间,我们的灵魂得到了安慰,然后就可以登陆天堂。

  每个亡灵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有人重演的是战争前向妻子求婚的场景,有人重演的是在妈妈怀里吃奶的场景,有人重演的是坐在爸爸自行车后面,在黑夜里穿行的场景。

  有人找不到一生可以留恋的瞬间,就长久地滞留在中转站里。

  如果你死了,最想拿一生中的哪个瞬间作为留念?

  那些瞬间,就是你人性的时刻。

  那些时刻,是我们用一生都要追寻的。

  一个事业狂的男人,把自己拼到吐血,到最后一场大病,几乎丧命,所为何来?他在咨询室里大哭:其实就是为了一口气——让一直藐视他的爸爸认可他。

  一个总是遭遇渣男的女孩,总是在男人的伤害中,痛苦挣扎,问她此生最想要的是什么?

  她说:是妈妈说一声——够了,可以了。

  没有妈妈的怀抱,她就像是一片败絮,在狂风暴雨中漂泊,没有自己的灵魂的归属,没有自己的根,她不能相信自己是被妈妈所爱的,她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累赘,她只是想让妈妈明白,她是多么需要妈妈说一声:闺女,你这些年太辛苦了。

  我们想要的,都是那么的简单,又那么的艰难,所以才会辗转周折,上天入地地去追寻。

  我们发展出那么复杂的人生,其实只是为了一些如此简单的话语和表情。

  3、

  我们只是个孩子,也需要爱

简单

  这么简单的爱,作为父母,为什么要如此分裂,而不能完整地给予我们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么完美的爱,他们也没有享受过。

  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人性地活着,从来都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就像我们的父辈,在文革期间,就是因为出身问题,就决定了他一生的选择:他的职业选择,学历的选择,甚至婚姻的选择。

  他们的目标就是在乱世里做一只可以埋头生活的蚂蚁。

  蟋蟀们呢?都被清算了。

  到了现在这个年代,我们已经不需要那么艰苦地活在生存线上了,饱暖思淫欲了,所以很多婚姻放在过去,已经算是幸福模板了,但我们依然无法忍受。

  如何顺应自己的人性的需要,又能在这个世界上愉快地活下去,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被赋予的使命。

  我们的内在,缺乏兼容蟋蟀和蚂蚁的世界的能力,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就会把这种冲突的世界观,传递给孩子,希望他们可以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任务,当他们解决了这些问题以后,我们的痛苦,似乎也就被疗愈了。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父母都会望子成龙的原因,因为他们对自己,已经放弃了。

  而很多背负着父母使命的孩子们,他们的选择,也是两种,一种是让他人承担,一种是自己来解决。

  4、

  我们深爱过,也终将独自远行

婚姻

  最方便的方式,就是进入婚姻,让伴侣承载自己无法承载的内容。

  比如《爱乐之城》的女主,她想做一枚蟋蟀,但是蚂蚁父母不能放过她,她没法兼容对父母的忠诚和对自我实现的愿望,于是她就会无意识地在男朋友面前接听父母的电话,让男朋友听到父母对她情感生活的忧虑。

  男朋友听到这样的电话,会怎样想呢——我是一个连女朋友都养活不起的男人。我不是个男人——算了,我做蚂蚁好了。

  作为单身汉,他还可以对抗父母的意志,但作为丈夫,他就又认同了父母的蚂蚁观。

  他可以把自己的蟋蟀投射给女友,让她实现梦想,而自己可以完成父母所期待的另一面——做一个负责任的蚂蚁。

  这和他父母做的同出一辙——当我们自己无法处理尖锐的内在冲突的时候,就会让其他人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来完成自己的愿望,以此疗愈自己。

  就像那句经典名言:有一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

  我们期望在别人身上穿衣服,让自己赶紧暖和,这就叫做共生。

  当女主发现男主变成了蚂蚁以后,她的内心可能会有三种想法:

  1)我看不起你,你居然背叛了我,投降了万恶的父母世界。

  2)我嫉妒你,不管怎样,你开始成名了,虽然付出的是阉割理想的代价,但你在父母的蚂蚁世界里获得了成就,你可以得到我没有得到的那种认同了!

  3)你率先做蚂蚁,是因为你觉得我养活不起自己,你觉得我可能没希望成功,才会先牺牲了自己,你在贬低我。

  所以她没法和他爱下去了。

  因为他们的爱,从一开始,就是伊甸园,虚幻的肥皂泡——在电影中,他们爱的最辉煌时刻就是在天上漫步——这其实是一种暗喻——我们的爱,不接地气。

冲突

  当我们无法整合理想和现实的冲突的时候,我们要么变得很躁狂,通过一些充满了幻想的情感,进入到不需要任何努力就可以成功的世界里——做梦。

  或者变得很抑郁,让自我进入深度睡眠,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成为一名工蚁,过着没人味的生活。

  他们没法相爱下去,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一切的虚幻。

  所以他们告别了幻想,投入到现实的努力中去,女主丈夫相当接地气,同时又懂得欣赏艺术;而男主,则开始懂得适度妥协,相信他是在用演出赚的钱,开了他梦寐以求的古典爵士乐酒吧。

  但是他们不敢想的一件事情是:如果他们真正在一起,还会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他们本性都是蟋蟀,他们都需要一个蚂蚁成为自己生命中那块短板的补充,他们可以火星四溅地做情人,但要让他们真正进入真金实银的婚姻生活,需要整合的工作太多。

  而这种整合,可能是他们终其一生也无法完成的。换句话说,他们需要有蚂蚁的扶持,才能继续过蟋蟀的人生。

  而让他们兼具两种功能,其实对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强人所难。

  5、

  一切注定是梦境,可时光不曾辜负爱

  但是我敢打赌,当他们都各自完成了梦想之后,他们的人生任务就是向着更高难度的方向整合了。

  因为人性不会妥协,所有的妥协都是暂时的。

回首

  从女主回望的那一瞬,我们可以知道,她此时真正心动的,依然是那个弹钢琴的男人。

  她实现了电影之梦,但她此生接下来更想要的,恐怕是和一个真正相爱的人过下去的愿望吧。

  命运总是如此:世界上最好追求的,永远都是事情上的成功。

  但当我们功成名就之后,我们真正的需要才会涌上心头。

  那就是我要在人和人之间完成真正的整合。

  整合的是什么?被深深地懂得。

  就是当我走到酒吧门口,听到那只属于我的琴声,那一瞬间彼此的相遇。

  也许,我们一生上下求索的,就是这样的瞬间吧。

编辑:pd16
相关新闻:
沈阳网技术中心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