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不一样就要付出代价
http://www.syd.com.cn   来源:新浪女性 2018-01-11 17:18
分享到:
更多

  我是她的初恋。

  她比我小五岁多。

  头顶只到我下巴,特别热衷于趁我不注意垫起脚咬我下巴。

  六年半,她就像个小尾巴。

  我去了北京,她就第二年考去了北京。

  周末从京城最南端坐几百里的车到最北端找我。

  她说平时怎么都睡不醒,只有周六早上天还没亮就会很精神,能早走一小时就能和我多呆一小时。

恋爱

  我来了上海,她毕业也过来找工作。

  想离父母近一点的她,离家三四千里。

  冬天极度怕冷的她,在房间里开满空调,还要抱着我这暖炉。

  我是缎子手,因为学习了怎么吹头发,她说比理发师吹的都好,吹的头发像缎子。

  我是油条精,因为有一次没洗脸就上床了,暖和不过来的她抱着我突然说“老公,你又长又软又细又热乎,脸上还有油,你是油条成精了吧,啊哈哈哈哈哈。”

  我还是爸爸,因为有时候犯错了,她就装成话还说不清的女儿“袜袜,我戳了。”

  当然我还是儿子,因为“来,妈妈给你剪指甲。”

家庭

  她掌握了猫和狗的各种叫声。

  下班后,有时候她先到家。

  我开门时候,她有时候会躲在门后,突然“wang~”的一声吓唬我。

  来不及躲的时候就会“nao~nao~”的扑上来熊抱撒娇。

  早已在未来的计划里,规划好了和她的一切。

  去年已订婚,打算明年7周年纪念日就结婚。

  养只狗,养只猫,养一儿一女。

  疑问句“这是为毛?”,被总用叠声词的她传染的我说成“这是为毛毛?”“你这是干毛毛?”,她说“那咱们狗狗就叫‘毛毛’,你一这么说话,‘真●毛毛’就会一脸疑惑地跑过来,哈哈。”

  我特别喜欢吃葡萄,儿子小名就叫葡葡,女儿小名叫萄萄。

  还有很多很多以后要一起做的事。

  如今都是空想了。

幸运

  觉得自己很不幸,又很幸运。

  不幸的是,

  我自觉我的人生已经比绝大多数同龄人波折及“丰富”的足够多了。

  不想再增加一起人生经历了,只想增加一个人来一起经历人生了。

  但事到如今,依然事与愿违,或许我上辈子是个恶人。

  幸运的是,

  我们的感情非常美好,彼此忠诚,

  没有喜闻乐见的三心二意甚至劈腿,

  没有人品问题,

  没有信任问题。

  相爱时,一片赤心。

  分手时,问心无愧。

  感谢在我一穷二白的时候,

  有一个美好的姑娘在她最美好的年华里,

  一心一意的爱过我。

  分手前的一周,每天的“我爱你”都不会少于十句。

  被你这么阳光的照耀过,我也不会再堕入黑暗了。

  或许我上辈子最后改邪归正了。

  爱可以战胜一切吗?

  理论上吧。

  我们是“最终一切还是败于现实和世故了”的案例。

  我问过她当初追我时候到底是什么心境。

  她一直不肯说,让我等到结婚时候,她会好好写一篇文章的。

  我知道她懒,只是没想到为了拖稿,她居然这么下血本。

  不关注,不联系,不打扰,是我能想到的对你及过去感情的最大尊重。

  此生不再相见,愿你一世安好。

编辑:pd16
相关新闻:
沈阳网技术中心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