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女性频道 > 情感 > 恋爱心理 正文
爱哪有天生绝配都是磨合成的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新浪女性  2017-07-03 16:47
分享到:
更多

  1。

  万万没想到,高贵英俊的我会和平凡丑陋的她睡在一起。

  她脏脏的,身上竟然还沾着泥土,样子也十分暗淡,毫无亮眼之处。她应该也是知道平凡的自己不配和我一起躺在购物袋里,所以,她默默的转过脸去,不敢看我,也不敢跟我说话。

  算她识趣!要不然,她要是开口搭讪我,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阶级,什么叫差距!

  以前的我,性情谦和,脾气没那么暴躁。我那么烦躁,其实都是因为我心情不好。

  这世上最难过的事情,不是你爱的人她不爱你,而是,你们明明相爱,却不得不分开。我原以为我能紧紧抓住她的手,却没想到,不曾生离,却是死别。

  当我俩被做成番茄炒蛋端上桌时,就在我们生命的最后几秒,之前从未跟我说过话的她对我说,小番茄,我爱你。我们怀着对彼此的爱恋和不舍被人吃了下去,按理说,我俩都死了。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再一次躺在了超市的蔬果区。我不是被吃了吗?我怎么还活着?我带着惊异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比以前大了一圈,身体里的水分也多了不少。看来,这是一个全新的身体,只是我的意识从上一世的身体里转移了过来。

  察觉到这一点,我并没有重生的欢喜,我心里升腾起浓浓的焦虑和不安,我又活过来了,那她呢?我心爱的小鸡蛋呢?我慌忙的四处寻找,然而,目力所及,并没有她的存在。

  难道她没有像我一样意识转生?难道她真的死了,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不!不会的!我压抑住内心的不安,我宁愿相信,她只是去了别的地方,而不是真正的死了。

  就在我思绪万千时,我被一只宽大温暖的手拿起,放进了一个购物袋里。购物袋鼓鼓囊囊还塞了其他东西,憋闷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艰难的转过头,就看见了她,我讨厌的、不喜欢的她,一只平凡丑陋的土豆。

磨合磨合

  2。

  一路上,我都对她怒目而视,因为随着购物袋的颠簸,她时不时的被晃荡过来,蹭到我。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并不说话。她的笑可真不好看,跟我亲爱的鸡蛋比起来差太远了。

  一想起鸡蛋,想到我连她是生是死、流落何方都不知道,我就难过,难过得都没力气瞪那只丑土豆了。土豆妞察觉到我的失落,小心翼翼的拍了拍我,以示安慰。我甩开她的手,滚开,我烦着呢!

  她也不恼,笑嘻嘻的靠过来,拥着我。我想推开她,可周围都是其他东西挤着,我推不开。我恨恨的盯着她,男女授受不亲,你个脏土豆,跑来抱着我干嘛?都给我蹭了一身的土了!

  她歉意的一笑,好像错的是一身泥的她,而不是无故发脾气的我。被她这一笑,倒弄得我挺羞愧的,我一个大男番茄,欺负个小女土豆,算什么本事啊!

  我脸红的低下头,偷偷瞄了她一眼,她正善意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关切。我突然发现,咦,她丑是丑了点,但还挺温柔的嘛~

  又一次被放上砧板时,我知道我这一世短暂的生命又快结束了。没有办法,谁让我是人类的食物呢?生为番茄,这是我永远无法逃脱的宿命。

  在等着菜刀落下时,我看到了一旁的她正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削皮洗净后的她不再脏兮兮的,虽然还是不好看,却顺眼了不少。

  她是在为我难过,为我哭泣吗?她真是太傻了呀!我们作为食材,固有一死,或清蒸红烧,或爆炒水煮。

  再世为番茄,对于生死,我早已看淡。我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是我那不知生死的小鸡蛋而已。

绝配绝配

  3。

  我被切成薄片躺在碗里时,她也被放上了砧板。菜刀落在她身上,她疼得瑟瑟发抖,扑簌落泪。

  我实在于心不忍,就好言劝慰她说,忍着点,很快就过去了,这不算疼,一会被油炸的时候,那才叫疼呢!她听了我的话,哭得更厉害了,哽咽着说,你个大坏番茄,有你这么安慰土豆的吗?

  很快,她也被切成片,摆在了我身旁。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人没事吧?他难道要把我和土豆妞炒在一起?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一会儿,我就和土豆妞一起躺在了锅里,大眼瞪小眼。

  我暗自在心里把炒菜这个二货骂了一万遍,excuse me?番茄炒土豆?什么审美?什么趣味?就土豆妞这丑样,也配和我一锅?

  在我暗自腹诽时,土豆妞被锅底传来的高温烫得哭皱了脸,她第一次被油炸,又还是女土豆,疼怕了也吓傻了吧?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安慰她,就见她忍着剧痛一个翻身把我包裹住了。一声夹杂着痛苦的低喃传来,大番茄,你也很痛吧?她这一包裹,高温被她隔绝了不少,我一下就好受了许多。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虽然我的脸一直是红的,但此刻无疑因羞愧变得更红了。我堂堂一个大男番茄,竟然还要一个小女土豆来保护?

  我立刻钻出她的怀抱,把她反搂在怀里。她在我的怀里羞赧得低下了头,身体因为紧张而发抖,不好意思看我。

  她还是第一次被抱着吧?她虽然丑,可是她那么温柔,那么善良,那么弱小,却又坚强。我的心忽地变得柔软而湿润,像被雨水润湿的松软泥土,想要去接纳她,去滋养她。

  在被吃掉前,她轻轻的对我说了一句话,大番茄,你真好,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她眼巴巴的等我的回答,我装作没听到,傻乎乎的对她笑了笑。她仿佛有点失望,叹了口气,接着说,如果有来生,希望还能遇见你。

  我实在不忍心伤了一颗如此善良柔软的心,叹了口气,笑着说,我也是。话音刚落,我们就陷入了黑暗。

天生一对天生一对

  4。

  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我习惯性的熟悉了下身体,果然是全新的。看来每次死去,我的意识都会转移到新的身体上。

  我抬起头打量四周,想找找土豆妞在不在。我发现,我躺在一个大房子里,很大很大,周围都是和我一样的番茄,并没有土豆妞的身影。

  发现她不在,我心里空落落的,怅然若失。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出来,我这次转世之后,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土豆妞,而不是小鸡蛋,我是变心了,爱上那个丑丑的笨笨的土豆妞了吗?难道我忘了曾和我情投意合的小鸡蛋了吗?

  不!我没有忘!我依然牵挂着小鸡蛋,只是,我的心里多了一个身影,一个善意的笑着、笨拙的喜欢着我的身影。

  还来不及多想,我就和其他的番茄兄弟一起,被传送进了一个大机器里。粉身碎骨般的剧痛霎时击中了我,我在剧烈的疼痛里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变了,我不再是体形圆润的番茄了,我变成了软软的一滩番茄酱。作为一只男番茄,如今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我表示很忧伤,对这个新身份一点也不满意。

  我和其他的番茄酱们一起被送进了一间叫肯德基[微博]的屋子,这里人很多,声音有点吵,我有点不适应。只听到一声“一份薯条”,我就被拿起,和一包长条状的东西放在了一起,端到了一张桌上。

  我心想,不是吧?每次都这么惨?一转世就被吃?能不能给我命长一点的一生啊!

  桌上的人显然并没有听到我不满的控诉,他利落的撕开我的外衣,就把我往长条状的那东西上面撒。喂,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尊严啊?我可是高贵的番茄哎!哪怕变成番茄酱了,你也不能把我随便混着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吃吧?

  哎,不对!等等!我在这长条状的东西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息,让我想想。噢,我知道了!土豆妞!你是土豆妞,对不对?我兴奋的朝着长条状的她呼喊。

  是你吗?大番茄?一声充满迟疑和忐忑的声音弱弱的响起。哈哈,果然是土豆妞!我高兴的回答她说,是吖,是我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土豆妞一脸迷糊,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我也不知道呀!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变成长条状待在这间屋子里了。我们不是都死了吗?怎么又都活过来了,还变了样子?你怎么变成酱啦,黏糊糊的!

  我…哎哟!好痛!我刚要说话,就被那人吃了一口。他吃着蘸了我的土豆妞,满意的嘟囔着“薯条配番茄酱,真是太好吃了!”。土豆妞也同时痛呼一声,带着哭腔说,大番茄,我好不容易才又遇到你,结果,我们俩又要死啦!

  我笑了笑,柔声说,没事呀,能和你在一起,哪怕再死一次,我也愿意呀!

  土豆妞的声音一下变得很低,大番茄,你别哄我高兴了,我知道你嫌弃我,你嫌我丑,你嫌我土。是,我知道,你那么好,我配不上你的。

  我在她身上翻滚了一圈,把她包裹得更严实了。别瞎说,我早就不嫌弃你了,上辈子你还是圆乎乎的、丑丑的土豆的时候,我就不嫌弃你了。你没听刚才那个人说的吗?你变成薯条了,我变成番茄酱了,我们俩很搭,特别相配哎!

  真的吗?大番茄,你说的是真的吗?土豆妞惊喜的问道。

  我的身体在减少,在消失,可我的心却前所未有的丰盈,盛满了爱意和幸福。当然是真的啦!曾经的我们的确不搭,但是,你变得更好了,我也变得更优秀了,我们磨去了各自的棱角,变成了更契合对方的模样。现在,这世上再没有比我们更般配的情侣了。

  土豆妞听了我的情话,红了脸,也红了眼。大番茄,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希望,你在,爱也在。

  在完全被吃掉的最后那一刻,我抓紧了她的手,放心吧,亲爱的,会的,我们还会有明天,也会有以后,更会有幸福的。

编辑: pd16
相关新闻: